繁体版 简体版
狼骑兵小说网 > 等一个无声的夏天 > 第10章 黄昏

第10章 黄昏

祁蕴一踏入庭院,便皱起眉头。

庭院空气中流动着细密又轻薄的灵气,将此处与外界隔离开来,不许他人擅自闯入。

祁蕴知道,这是神都之人将要消散时,才会存在的现象。

他上一回见到这种现象,是在三百多年前了。那天,是他母亲去世了。

他靠在母亲的床头,眼睁睁看着母亲一点点失去生机,却做不出任何挽留。

那时,是一个黄昏。

苏明踏入那片黄昏,来到了这座庭院,他在祁蕴身边蹲下来,摸了摸祁蕴的脑袋,将一头细软的发丝揉乱,像是要用力气强行驱散他的悲戚情绪。

苏明说:“接下来的事情,就交给我处理吧。”

他们那时候的相处模式,更像是长辈对待晚辈。

神仙的死亡方式与人类不同。人类死后还能留下残损的肉/身,神仙死后会消失的无踪无迹,仿若天地间从未有他们存在过。

一个健全且有身份地位的人突然消失,必然会引来别人猜疑,这时候就需要其他神仙来善后。

祁蕴父亲去世的时候,有母亲在;母亲去世的时候,有苏明在。

苏明此时,还有他在。

祁蕴走入苏明的卧房,先入眼的,是一整面墙的落地窗,能清晰地看到天边几乎是红色的昏黄。

落地窗边放置了沙发躺椅和小桌子。

卧房里的灵气更重,还充斥着酒香。

两者都来自于躺椅上的那个人。

苏明的手搭在沙发扶手上,他好像是想去拿杯子,指尖距离杯子仅有两公分,却怎么也碰不到。

苏明听到祁蕴进屋的动静,慢慢转过脑袋看向祁蕴。

他努力扬起了一个浅笑,动了动嘴唇,想说话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祁蕴走近他,在他躺椅边上蹲坐下来,他拿起杯子放在苏明手里,借着苏明的手给他为了一口红酒。

祁蕴:“都这样了,还贪这一口酒呢。”

苏明似乎很开心,一双无神的眼睛配上无力的笑,祁蕴莫名品出了一种“饮鸩止渴”的味道。

祁蕴沉默着把红酒杯放回原处,指腹贴上苏明的脉搏跳动处,给他渡灵气。

灵气渐渐自指尖进入血脉,柔和的气息蔓延至全身。

这下,苏明便能开口了,只是他的声音微哑:“贪啊。”

“我记得你是不喝酒的。”祁蕴小声说。

苏明往上抬了抬眼,强撑着精神气,“你不知道,从前在神都的时候,我的神殿里摆满了酒,每天都要开一坛解解馋。”

祁蕴微怔,在他的记忆里,苏明从没沾过酒。

以前有一年除夕,他们二人同桌过节,祁蕴特地准备了一瓶美酒要与苏明共饮。那瓶酒是祁蕴专门托人寻来,辗转过多地,最后用高昂的价格买了过来。

光是酒香,就比现在这瓶要芬芳许多。

但苏明看着那杯中瑰色,轻轻把杯子推了回去,他说:“我不喝酒。”

祁蕴记得苏明那时的神情,他虽然将杯子推了回来,却盯住杯中的酒/液不放。祁蕴后来认真揣度过,以为酒是苏明的伤心物,背后会有什么伤心人伤心事。

再后来,祁蕴再也没邀他喝过酒。

祁蕴问:“那为什么……后来不喝了?”

苏明的声音越来越轻,“总觉得人间美酒,不如我从前的佳酿好。”

总觉得,人间不如神都好。

可又能如何呢?

终是喝不到的佳酿,回不去的神都。

祁蕴吸了口气,故作抱怨的语调:“你还真会挑。”

祁蕴感觉到苏明体内的灵气流散越来越快,直接握住他的手臂,传输过去更多的灵气。

然而效果甚微。

苏明仍然是虚弱的嗓音,“你不奇怪吗?往年我带你来春游,都是四月,而今年提早了一个月。”

“不奇怪。”祁蕴深深吸入一口气,“你一直都是一个奇怪的人。”

怎么奇怪呢。

大概是在神都那样充满禁锢的地方,活成了一个逍遥自在的人,却在人间这个本就能潇洒快活的地方,活成了一个遮掩住自己内心的人。

不管周遭环境如何,都要反着来,这不就是自讨苦吃。

苏明懒懒地呼出长长一口气,笑得异常舒心,他突然就不想告诉祁蕴答案了。

也许真的如祁蕴所言,他是个奇怪的人。

他把春游时间提前,不过是因为知道自己撑不到四月天。

至于春游的地点……

苏明偏头,不再看祁蕴,看向窗外燎火的天,似能燃尽万物。

此间春色正浓,山下人群熙攘,他们偶尔抬头遥望向半山腰,或许会有那么一瞬,他们眼中溢着期盼。如同参拜神明。

其实他自己也清楚,神都不值得怀念。神都听着高贵无上,却如同囚笼,每日的事务万般如一,皆是做好身在神职的本责,心系人世间。

不可肆意妄为,不可违背天命,不可多生情感……

神仙中少有的几对夫妻,是生来就写在三生石上的姻缘。

苏明仅有一次去看过三生石,他望着那块周身散发着仙气的巨石,突然有一个奇想,一块石头而已,真的能决定两个人的命运或感情吗?还是说,那些神仙夫妻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,只是不可违背天命的结合?

那个念想只持续了一瞬,就被连根拔起,从他脑中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苏明愣怔片刻,突然大笑起来,像个疯子一样。

然而还没笑过几声,他又停了下来。

这个天,不让他想,也不让他笑。

神都陨落后,从前的一切禁锢不攻自破。他能想,也能笑了。

他也……开始怀念神都。

苏明曾问过自己一句:为什么?

或许是因为,神都曾让他用半生精力挣扎过,还没等他挣扎到结局,神都就湮灭了。

过往种种于他而言,不是一句“不甘心”就能相抵了。

就像是看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影片,它让人悲喜交集,情绪高起又低落,意犹未尽的最后,屏幕上突然弹出一行黑底白字在无情地标明:这是一部没有结局的影片。

会愿意接受吗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