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狼骑兵小说网 > 等一个无声的夏天 > 第7章 山庄

第7章 山庄

陆熹按住跃跃欲试的周和月,对着祁蕴说:“不好意思,把你吵醒了。”

“没事,”祁蕴表现得很是友善,“两位小姐姐不过是朋友间的正常交谈,倒是我不好,在车上睡觉,耽误了你们聊天。”

陆熹:“……”

也不知道周和月能不能从中悟出来一点说话的技巧。

陆熹一转深色目珠,特意往周和月脸上瞥了一眼。

不错,看的出来她什么感觉也没有,甚至笑着应下了这番言论,“不算耽误。”

言说至此,连专心开车的苏明都忍不住侧目,发出一声柔和的笑。

周和月问:“苏总你在笑什么?”

“我在笑……”苏明想了想怎么说比较委婉,“我们公司的人事眼光不错,能招来你这样的人才。”

“哦,我不是走人事的,”周和月诚实地说,“我爸是公司董事,走后门进来的。”

苏明问:“你是姓周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哦~原来是周叔家的千金。”

陆熹听着苏明悠扬的尾音,心中惴惴不安。

想必只有周和月这样的粗心思,才能在老板面前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是偷偷塞进来的关系户。

苏明:“我听说周叔对妻女很是疼爱,看来传言没错。”

周和月一点不打算谦虚:“是的是的,我爸更疼我妈,其次才是我。”

“那也令人羡慕。”

“苏总你脾气这么好,父母应该也很恩爱吧。”

“我父母去世很多年了,记不清楚了。”

“……抱歉。”

苏明的“自揭伤疤”成功让周和月寂声良久。

车子渐渐驶离市区,开上山路,在山路蜿蜒中逐渐靠近目的地,越是靠近,道路两边的树木就越高,树干也宽长,蔓延出来许多侧枝,像是铺在顶端的一层幕布,有遮天蔽日之效,只有最炽烈的阳光能穿透进来。

看起来,这树木起码经历过百年岁月塑造,才能有这般壮观的奇形异状。

此刻,车厢里才响起了行驶噪音以外的声音。

祁蕴突然说起:“我记得,周小姐刚刚想听我介绍这块表?”

他举起戴着表的左手。

此时距离这个“刚刚”,或许已经有了无数个“刚刚”。

周和月突然被叫到名字,“啊?”

她手上动作一滞,遽然弹回原来的座位,留下一圈糊在车窗上的明显白雾,还有白雾中没画完的半个月亮。

周和月犹豫了一小会儿,实话实说:“其实我是想让你牵条线给我介绍介绍人,我想买一块这个牌子的表。”

祁蕴半个身子都转向后座,手臂搭在座椅的曲线上,棒球帽安稳戴在脑袋顶上,为了不让帽檐戳到座椅,还把帽檐转到了后方,“那可能有点难,毕竟这牌子的产量是真的不行。”

“这样啊,那算了。”

祁蕴见她眼中不加掩饰的失落,又说:“不过我那边有从没戴过的表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转卖给你。”

周和月再次提起精神,思索了没两秒,又落了下去,“算了算了,我也不是那么需要。”

“看来是嫌弃我的东西了。”祁蕴说着,把帽檐转了个方向,顺带往下一压,遮挡住半边眼睛,颇有一种郁闷的氛围。

周和月立刻否认:“不是,我只是不想夺人所爱。”

“好吧,”祁蕴很快面色转晴,话里似有真诚的致谢,“那就谢谢小姐姐的善意了。”

旁边静坐的陆熹听至此处,再也压不住内心的无奈,深深叹息:“……”

“快到了。”还在转方向盘的苏明倏然出声。

周和月突然想起来一个被自己遗忘的问题,在此刻问了出来:“苏总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晚出门啊?”

苏明直言:“喏,是旁边这人起晚了。”他的目光瞥向右侧。

祁蕴:“……”

这事涉及到他怎么也改不了的不良嗜好。

祁蕴轻咳一声,将身体转回去坐正,他看着车窗外的景致,说:“到地方了。”

苏明摆弄完最后一下方向盘,稳稳停下车,“你可以下车了。”

“哦。”祁蕴恹恹道。

此处是半山腰,建有一座中式别墅,是苏明和祁蕴的住处。普通员工都是住在山脚的。

苏明从市区一路开到郊外,身心都觉得劳累,急着给自己找一处休息地,倒是忘了要安顿两位手下员工。

苏明环视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景致,又看了看两位员工携带的重型行李,那些行李往地上一堆,能堆出个造型规整的小假山。

这其中主要是周和月的“功劳”。

他思量顷刻,说:“小周啊,我看你们这行李挺重的,也没其他人能帮你们搬下去。这旁边还有栋没人住的房子,是打扫过的,要不你们凑合一下?”

周和月闻言,刚拎起行李箱的手遽然收了力气,箱子与地面来了下亲密接触,发出清脆的一声响,但她似乎完全不在意这声响动的威力,只顾着发问:“不会打扰到你们吧?”

苏明小幅度摇摇头,“不会。”

周和月故作腼腆,却根本压不住嘴角的笑意:“那就凑合一下吧。”

陆熹无声将摔在地上的行李箱立了起来,然后说:“不用了,我们借用苏总的车搬一下行李就好。”

“可以吗?”陆熹问周和月。

周和月插着腰在思量,小脸看着有些纠结,但她很快就说:“可以,我们就不做那个特殊了。”

苏明:“那也行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