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狼骑兵小说网 > 等一个无声的夏天 > 第6章 春游

第6章 春游

周和月真的没想过,还把“舍己身为大局”的奉献精神拱手让给了陆熹。

陆熹看着递到眼前的柠檬茶,忍住没翻白眼。

她早就有疑惑,一个讨厌香菜的人,要如何评判香菜与其他食物。原来是让她来评判。

陆熹接过塑料杯,就着周和月殷勤插上的吸管喝了一小口。

有些意外,苦瓜的苦味并不重,浅浅淡淡的带着青草香,但又不能忽视那一点苦,它仿佛游荡在口腔的每个角落。柠檬依旧酸涩,携着特有的清爽。

但是,里面好像好像还有两种味道,是她不太敢确认的味道。

周和月小心翼翼试探:“怎么样?”

陆熹不改神色,淡淡地问:“这杯茶的全名是什么?”

周和月:“……茴香胡椒苦瓜柠檬茶。”

陆熹:“……”她现在能确认了。

“你这是买了杯凉拌菜?”

周和月一本正经地说:“它的本质还是柠檬茶。”

行吧。

陆熹半垂着眼,继续喝手里的“凉拌菜”。

等她面无表情地喝完半杯,周和月才敢问:“你觉得……这杯比起香菜的那杯,哪个更难喝一点。”

其实,陆熹觉得没什么差别。但眼下硬要选一个出来立正挨打的话,那就——

“香菜难喝一点。”

这个答案令周和月心满意足,高兴到一拍手:“我就知道!”

她乐呵呵地跑回去喝自己的葡萄乌龙,还偷摸嘬了一小口草莓大福,才沾到一口草莓边,耳边就传来一声幽幽的善意提醒:“你乳糖不耐。”

嘴边的美好随即被人夺走。

周和月瞥见陆熹一脸不耐,讨好地笑笑:“我今天已经跑了几回厕所了,不缺这一口。”

陆熹问:“你喝牛奶了?”

周和月无奈点了点头,“早上在便利店买了盒饮料,我看包装挺好看的就买了,上面一堆花里胡哨的文字我也看不懂,喝了一大口才知道那是牛奶饮品。”

放在往常,陆熹可能会摸摸她的头送上关怀,但介于此人方才的举动,她毫不留情脱口而出:“活该。”

周和月:“……”

她顿时像只泄了气的皮球,顺着座椅的形状瘪了下去,稳稳瘫倒不动了。

瘫了还没一秒,就被重重拍了起来,“起来,工作了。”

“哦。”周和月被人提拉起来,依旧没什么生气,抓过自己的工牌糊涂套上,慢悠悠的,像浮游生物一般漂回自己部门。

这家公司平常工作不算太忙,不需要每天加班,但是陆熹休息了一些日子,恢复工作的这一周对她来说,一定是忙碌的。

被工作填满的日子漫长又短暂,等陆熹再次想起自己亲口答应过的“试吃员”工作,已经过完了匆匆一周。

她也并非是故意忘记的,只是祁蕴是个突然闯入的意外,她甚至没想好该以何种姿态去迎接这份“工作”,就往自己兜里揣了个消受不起的重型铁块。

转眼又是新的一周。

周一这天下午,已经到了下班时间,办公室里的人约摸走了一半。

陆熹工位两边的人也已经走了,独有她一人孤零零坐在那里,盯着电脑下方显示的时间,久久未动。

时间在提醒她一件事。

那些被她忽略的、对祁蕴的愧疚感瞬间涌了上来,并且越发浓烈,浓烈到,应该不会再被她忽略了。

她抬手挡在自己眼前,开始思考该如何弥补不经意的过失。

但有时候,其实用不着想出一个完善的计划,因为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有毫无预兆的登场,就像她与祁蕴相遇的那天一样。

春雪忽至,春自雪中生。

……

周和月过来找她的时候,陆熹仍坐在自己工位上苦苦思考。周和月从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,等她往后看时又从另一边探出头来,“还不下班啊。”

陆熹习惯了她这样的捣乱,面不改色地说:“还有些事情没做完。”

周和月嘴上抱怨,自顾自搬了个凳子在一旁坐下来,“那你还不快点做,我刚刚进来的时候你竟然还在发呆,你这样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。”

陆熹:“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去找点吃的吧。”

周和月摇头拒绝:“算了,我还是等你吧。”

“那我尽快。”

周和月开着静音在一旁刷手机,屏幕上方突然弹出来一条消息提示,是来自公司群的。她点开消息仔细看了一眼,下意识就要去推陆熹,刚贴上衣服布料,蓦地又止了动作。

陆熹瞄了她一眼,又很快回到工作界面,“你等不住了?”

“不是不是,”周和月说,“是公司群里说,这周末组织春游。唉,我明明记得我们公司春游一般都是四月份啊,怎么今年这么早。”

陆熹继续手里的工作,随口问了句:“去哪里春游?”

“黄昏山庄,好像是苏总名下的,这名字取的像是个老年人活动乐园。”

陆熹被她的说法逗得轻声一笑,“可能是个黄昏很美的地方吧。”

“只能这样想咯,”周和月丧丧地说,“人家公司都是去什么旅游胜地的,我们就去一个小山庄,还是老板名下的,也太会省钱了吧。”

陆熹沉吟半晌,安慰她:“去的地方简单也好,毕竟玩是一件累人的事。”

“呵,这样想还真是能安慰人,”周和月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,她又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消息,“我还是更想劳累地享受乐趣。”

话音刚落,周和月就点开备忘录,开始攥写半分美好半分失落的游玩计划。

只是可惜,周和月安排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游玩计划,在最开始得到了彻底的破碎。

准确来说,破碎的是车。

去黄昏山庄的路程不算太远,它就坐落在本市的远郊靠海处,靠山傍海,是个适宜放松和养老的地方。

公司原本安排了大巴车供员工出行,但周和月不习惯坐大巴车,就拉上了陆熹两人一车。

没想到,车才驶出去一小段路,就迎面遇上了一个不遵守马路规则、横冲直撞的司机。

车子损伤比较严重,外壳惨不忍睹,内里也有损伤,总之是不能开了。幸运的是两人都没什么大碍,只是身体各处有不同程度的擦伤磕碰。

对方被交警扯下车的时候,似乎神智还未清醒,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模糊的话,句句是嚣张语气。那人的衣服皱巴巴的,走近时能闻到浓重的酒气,显然是玩了一整夜,一夜未眠再加上酒精熏染,导致他没头没脑地空凭一身勇气上路。

等到做完笔录,已经过完了整整一个上午。

周和月一脸郁闷地捧着手机,手指在屏幕上激情跳跃,不知在敲什么内容。

陆熹猜,她多半是在跟人抱怨自己的不幸。

“真倒霉,我难得起了个大早,没想到能遇上这么个没脑子的货色,害得我又要换一辆车了。”

陆熹沉默片刻,说:“你确定是起了个大早?”

周和月猛地抬头,“怎么不算!十点对于非工作日来说,对于我来说,已经是最早的了。”

好吧。

陆熹再次沉默下来。

周和月不是一个喜欢沉浸在悲伤里的人,就在一个小时前,她失去了爱车,而此刻,她正在挑选能继承“爱车”称号的新宠。

她偶然从一众炫目夺彩的车中抬眼,一眼就望见了期盼中的车牌号。

她激动地去拉陆熹的袖子,“看那,人来了!”

“什么人?”陆熹茫然不解。

“是苏总,和他的朋友,”周和月答,“我刚刚和部长说我们要晚点去,然后部长问我怎么了,我就把车祸的事说了,然后苏总就说他来接我们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