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狼骑兵小说网 > 等一个无声的夏天 > 第4章 毛衣

第4章 毛衣

周和月带陆熹去的是一家很难预约的法餐厅,她从年前开始排队,今天才排到位置。今晚是她期盼已久的一顿饭。

然而,这家餐厅没有让周和月的味蕾得偿所愿。

周和月手执长筷,无力拨弄着面前摆盘精致的“枯枝败叶”,眼皮耷拉着半遮住目珠,语调也跟着垂落:“我感觉我在吃土。”

陆熹无声看着她动作,端起酒杯轻酌了一口特地问服务员讨要来的凉白开。

周和月没再拨弄两下,就放弃了在“枯枝败叶”中寻找少见的可食用物。这盘菜大部分是极具艺术性的摆盘,真正能吃的只有六个小圆球,一口两个的量,稀少到令人回味无穷。

整顿饭吃下来,味蕾没多少感觉,却是让眼睛得到了艺术熏陶,还叫钱包狠狠体现了这顿饭的存在。

周和月结完账后迅速拿上包,拉起陆熹就往外走。

这家餐厅,她不会再来了。

纯粹是有钱没地方花的人才会喜欢的地方。

……

“祁蕴。”

苏明轻喊一声坐在对面的人。

祁蕴原本在发呆,突然被他喊回神,随口说:“怎么了?”

苏明反手指着身后,“看那。”

苏明指的方位并不明确,但店里人不多,祁蕴能精准定位到快要走出门的两个女人身上。

苏明再次开口:“这是今天去你店里的那个人吧。”

“是啊,”祁蕴不明所以,又掠过一眼陆熹的位置,“她怎么了?”

苏明淡然地说:“她没怎么,我只是提醒你一句——她身上的那件衣服,是你用法术变的吧。”

祁蕴眨巴眨巴眼睛,仍未察觉事情的严重性:“对啊。”

祁蕴是典型的要风度不要温度,他衣橱里的厚衣服统共不过三件。当时他手边确实没有厚衣服,只能用法术变了一件。

苏明轻笑一声,“你是不是忘了,法术只在施法者清醒的时候有效。你把法术用在她身上,是想什么时候睡觉?”

祁蕴:“……”

他确实忘了。

他缓缓将头埋下去,额头抵上冰凉的餐桌,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。

他闷声说:“要不我们找个机会悄悄把那件衣服拿回来。”

“你都送给人家了,”苏明看热闹不管事大,“而且你还要‘悄悄’拿回来,这分明是偷窃。”

祁蕴遽然动了动脖颈,头朝着桌面轻轻一撞。

然后再也不动了。

苏明还在说:“你还要找个机会才能动手拿,那就要一直跟在她们身后,这叫尾随。”

“听起来不像是好人,我不陪着你做这种事。”

这话说的像是祁蕴能做出尾随这种事。

桌子又被无声撞了两下,似是有人在抗议:你也不是好人。

苏明悠悠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:“别在心里骂我,要尊重长辈。”

祁蕴倏然抬首,幽幽盯着他。

苏明翻过手掌挡在眼前,拦路截住不怀好意的视线:“都是小事,你别太在意。就算她发现了你的身份,也还有后招。”

“什么后招?”祁蕴不解。

“你是不是真的太久没有用法术了?”苏明说,“你可以抹去陆熹的记忆,让她不再记得与你有关的任何事情。”

“陆熹?”祁蕴问,“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?”

重点抓的不错。

苏明向后一靠,贴上椅背,十指交叉放在膝盖处,整个人呈放松姿态,“她是我公司的员工,我对她算是印象深刻。”

祁蕴骤然提起精神:“嗯?你对她有兴趣?”

苏明闻言,一道视线直直射向祁蕴,眼中仿佛写了“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”。

“你从哪里看出来这层意思的?”

祁蕴:“……”

这人的眼神和语气,完全就是轻蔑。

祁蕴:“我猜的。”

“哦,那你猜错了,”苏明淡淡地说,“她家里似乎不太平,我上回难得去了趟公司,结果刚好撞见她父母在公司门口哭闹,这下全公司都知道她这个人了。她当着我的面说要辞职,说什么因为个人关系扫了公司颜面,我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。最后我和经理一起劝了她半天才把人劝住,还给她放了几天假。”

祁蕴恍然:“难怪你当时就算隔了条马路,也要用奇怪的眼神看她。”

苏明一口气憋了半晌,才说:“你还是少说话。”

把他说的像个变态一样。

祁蕴:“我已经说的很少了。”

“那就别说了。”

“……不行。”

苏明不想再搭话,静默了良久,等到似乎已经放下了这个话题,才开口:“下次别来这家餐厅了。”

“为什么?我挺喜欢这家餐厅的。”

“风水不好。”苏明在人间生活的这些年,接受过优良的品德教育,是个不浪费粮食的好公民。

他重新拿起汤勺,继续喝桌上已经凉了的番茄浓汤。

才抿了一口,他就顿住动作,再次放下汤勺,平淡的面孔上隐隐显现出一道裂缝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