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狼骑兵小说网 > 等一个无声的夏天 > 第2章 花束

第2章 花束

周和月订的是向日葵花束,四五朵泰迪向日葵为主调,丝丝绒绒的花瓣向外生长,像是从阳光盛大处长出来的。旁侧有几小朵洋甘菊与白色风铃花作衬,全然是纯净美好的样子。

可惜……这束花除了花材新鲜好看,实在没有其他可取之处,简直就是——七零八乱。

祁蕴摘了用来标记的号码牌,将花束递给陆熹:“1375,晴日阳光。”

陆熹:“……”

她差点冲口而出,别念。

尽管现在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可祁蕴念出花束名称的时候,陆熹还是没由来地感到一阵不自在。

陆熹恹恹接过花束:“谢谢。”

“不用谢,”祁蕴瞄了一眼她的神情,眼角倏然耷拉下来,“是不是我包的花太难看了?”

陆熹注意到面前人的变化,下意识否认:“不是。”

心头忽又涌上一种罪恶感,彻底压过原本的不自在。

她看着祁蕴此刻的样子,他的目珠在不断闪烁,眼角眉梢却似挂了不可负担的重物。明明刚才这人说话的语调,每个字音都像是在半空跃动一般,似晴日里的悬浮阳光。

但现在因为自己,阳光被偶然经过的云层遮住了。

陆熹有些不忍心,说着无力安慰:“没有……你包的,挺好看的。”

她不敢将目光定格在祁蕴脸上,只在四周胡乱飘荡。

祁蕴蓦地粲然一笑:“谢谢客人姐姐。”

这声“姐姐”叫的是真顺溜。

陆熹没适应他在短时间内的巨大变化,被震住片刻。

她一时没做声,倒是让旁人钻了空隙。

祁蕴手脚灵活地又从身后拿出一支向日葵,他递给陆熹,“喏,买一送一,这个作为补偿,你收好。”

陆熹被突然多出来的一片明亮晃了下眼睛,但好在她已经回神,清醒着没接下着莫名的赠送。

她只愣了几秒,就拒绝道:“不用。”

陆熹抬了抬怀里的花束:“如果我收下送的这个,不就间接说明了你这束花不好看,那我刚刚说的都变成废话了。”

“怎么会是废话呢?”祁蕴莞尔,“我知道自己的水平,客人姐姐说好看应该是为了安慰我吧,但我不能让你真的就这么收下这束花,我会良心不安的。”

陆熹:“……”

她很想说,买花的冤大头不是她。

但这句话放在此时,好像也是徒劳。

眼前的人又从身后拿出一样东西,让陆熹不禁怀疑,这真的是花店吗……

怕不是个三无,哦不,三有店铺。

有花,有养眼的“男大学生”,还有“男大学生”从背后拿出来的柠檬茶。

祁蕴把柠檬茶夹带着小花束一并往陆熹面前一送,有些捆绑销售的意思,“另外再赠送一杯柠檬茶。”

茶水用普通的塑料杯盛着,几乎满杯都是绿色,隐隐约约还能辨出其中的厚切柠檬片。

看着有些奇异。

陆熹想也没想就拒绝:“不用了,我不太渴。”

“本店的特别活动,每位顾客都有赠送,这位客人姐姐,是想成为一个特殊吗?”

她好像已经是个特殊了。

但眼前这个“男大学生”似乎不是个可以轻松忽悠过去的,她最后无奈拿着三样东西,说了声谢。

她手上的东西一下子多了许多,有些忙不过来。

陆熹转身,艰难地揣着东西行至门前,正要伸手推开门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记响指声。

有人伴随着清脆声响而来,越过了她,先一步推开门。紧接着,她的肩头感受到了一片柔软而厚重的存在。

她随之偏头看去,肩上被人披上了一件毛茸茸的杏色毛衣开衫,看上去就很暖和。

陆熹再一转眼,看向殷勤行事的人。

祁蕴正露出一脸温暖笑意,如沐春风般,“外面挺冷的冷,这件衣服给你穿,不要着凉了。”

陆熹:“……”

或许他是有钱到能派发衣服了。但是她今天出了这扇门,再回来的几率并不大。

还不回去的人情,再需要也不能轻易接过。

况且,她也不是很需要。

祁蕴显然是选择性忽视了陆熹眼中强烈的拒绝意思,还在劝她:“穿上吧,出门会很冷的。”

陆熹身上穿了件薄毛衣,外面罩着一件单层外套,在几近零度的天气里完全不够用,并不柔软的毛衣还有些扎皮肤,激得皮肤轻微刺痒。

此时二月,天气仍是冷的,还未离开的凛冬疾风能轻易从陆熹大敞的衣服缝隙钻进去,将寒意扫荡过她全身。若是换做别人穿了这身打扮出门,大概没走两步就能哆嗦着跑回屋里,再添几件衣服加固保暖。

陆熹思索过片刻,还是拒绝:“谢谢你的好心,但是我不用,我现在收下了这件衣服,以后还要找个时间过来还给你,太麻烦了。”

她并不想特地出门一趟。

祁蕴却是无所谓地说:“没事,可以不用还的。”

陆熹坚持:“那也不用。”说着就想脱了身上这层额外添加的毛衣外套。

然而,手上东西太多,脱衣服的动作都不太顺利。

祁蕴同样坚持:“你看,要的。”

陆熹:“……那,谢谢你。”看来她还是要特地出门一趟。

虽然没有理由,但这场面很像是早有预谋,值得她心生怀疑。

陆熹拢了拢肩头的衣服,沉默地收拾好东西,她刚一脚踏出门,悬于门上的绿色风铃随之晃动两下,发出叮铃响声。

清脆的,干净的,很是好听。

陆熹忽然发觉,这风铃作响好像不是根据门的开启,像是根据——有人从门下经过。

不过这仅是猜测。

她转头回望一眼风铃,刚抬起的脚后跟又落了回去,风铃伴着她的动作再次响动。

像是在回应她的猜测。

也不知是什么原理。

一个陶瓷风铃而已,竟然能感应到人。

“噗。”身侧蓦地传来一声笑,笑声中带着还未消散干净的忍耐。

陆熹没想去看发出笑声的人,收了视线,目视正前方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回去路上仍是打车,但这次换了个打车软件,等车的时间少了许多,就是没遇到一个热情的司机师傅。

网约车来得很快。

陆熹将将钻进一片暗沉的车厢,倏地顿住,弯了一半的腰肢再次挺直。

她顺着感觉看向马路对面,那里站着一个人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